当前位置:露绮兰>其他类型>青玉案:大理寺女卿> 第160章 作恶的文家庄子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60章 作恶的文家庄子(1 / 3)

羽林卫已经将整片玉米地都包围了起来。

陈韶举着火把,先绕着玉米地走了一圈,随后站在骆爷所指定的活埋位置,举着火把,又将远远近近都看了一遍。

这块玉米地距离大石村不到百丈,他们过来的声势引得村里的狗在疯吠,不少胆大的村民顺着狗吠的方向,也出了村子朝这边张望。

文家的庄子在稍远一些的半山腰上,尽管天色已晚,火光又格外刺眼,还是能透过朦胧的月光看到山腰上那一片华屋殿宇。

骆爷殷勤地说道:“那边连着好几座山都被文家占去了,有两座山的山脚原来还有村子,因文家嫌他们影响打猎,硬生生将那两个村子的人都给撵到了别处。山脚下那些田地,原本也说要赔偿,后来全都没有兑现。”

陈韶举着火把照了照他指的那几座山,问道:“那两个村子现在哪里?”

骆爷的手往旁边指一指,“在那一片。”

陈韶将火把移过去。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又有各种树木、农作物遮挡,火把虽移了过来,却什么也看不到。收回火把,陈韶问道:“没人报官吗?”

骆爷看向眼前的玉米地。

陈韶立刻明白了,文家的杀鸡儆猴震慑住了十里八村,不想立刻就死的人,根本不敢报官。退后几步,将范围圈扩大一倍后,陈韶下令道:“挖!”

不少羽林卫对挖坟已经很有经验,随她令下,由外向里,很快就将这一片掘地三尺。

没有见到骨头。

陈韶跳到坑中,拾起一把泥土捻了捻,又放到鼻子下闻一闻后,果断下令道:“继续往下挖,动作轻一些。”

这次,羽林卫往下挖了不到两尺,就有两根人骨露了出来。

站在坑外的骆爷悄无声息地松了口气,拾起衣袖擦汗时,无意往远处望了一眼。望到偷偷逃跑的田庄人员,慌得立刻朝陈韶道:“大人,他们跑了,庄子里的人跑了!”

陈韶顺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两眼后,云淡风轻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喜欢跑,那就让他们跑好了。”

问罪到文家时,文家自然会供出这些人的名字与住址。

让羽林卫退出坑外,陈韶带着徐光重新跳进坑中。尸体都已经白骨化,但有泥土的封存,基本还保持着死时的姿态。

“他们死前中过毒?”徐光小心地刨开覆盖在白骨上的泥土,看着发黑的尸骨,不解地问道。

尸骨发黑并不一定是中毒,与泥土里的某些微生物长期接触,也有可能导致发黑。因而陈韶没有急着回答他,在制止他拿颅骨的动作后,从蝉衣手中接过火把,将眼前的尸骨从头到脚都扫视了一遍。

眼前的尸骨呈俯卧状,双臂自然向下弯曲,护着怀里两具尸骨。尸骨一条腿平直伸展,一条腿呈半蹲的模样,肋骨、脊椎都有断裂的痕迹,尸骨脖子往下呈发黑的状态。

将火把还给蝉衣,陈韶让徐光退到一边,她则轻挪两步,小心地蹲到尸骨前,将尸骨身上的泥土清理干净后,一边收拾着尸骨,一边检查。

是一具女尸。

年纪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

身高在一米六上下。

颅骨的颅底部分的颞骨岩部颜色比别处要深,这是内出血的症状,而出现这个症状,代表尸体属于机械性死亡。

尸体舌骨完整,没有骨折的痕迹。颈椎也完整,同样没有骨折的痕迹。排除扼杀和勒杀。

肋骨、脊椎有裂痕,但没有受重击的骨折线与骨碎片,也就是说,不是撞击形成。从现场来看,基本可以判断是受泥土的重压而导致的折断。至于是生前就被挤压断裂,还是死后才被挤压断裂,就需要蒸骨才能知道了。

联系机械性死亡的特征,基本可以判断眼前这具尸骨是被活埋致死。

虽然如此,陈韶还是小心地将尸骨的牙齿收集起来用手帕单独包好。此后,她又特意翻了一下尸骨周围的泥土。泥土里没有衣物残余,也没有头发残余,仅有两根腐朽过半的木钗。从木钗及尸骨现状判断,尸骨的主人死亡时间大概在八到十一年。

女尸护在怀里的是两具孩童的尸骨,仅从身高判断,大概有五六岁和七八岁之间。陈韶没有再参与清理,在交代徐光将每具尸骨的牙齿尽量收集完整以及仔细检查颞骨岩部后,她便出了泥坑。

“当初你来大石村,”将骆爷叫到跟前,陈韶一边拍着手上的泥土,一边问他,“都是谁给你提供的证据?”

骆爷知道她是要找人证,飞快地看一眼泥坑里由她整理出来的尸骨后,答道:“就是大石村的人,小人带大人过去。”

陈韶又抖了抖身上的泥后,叫着五儿一起,跟着他去了。

大石村的人看到玉米地里人往村里来,不少胆小的立刻就躲回了家。胆子稍大一些的,则退到村口再停下脚步观看。胆子更大的,则站在原地没有动。

没动的只有三人三狗,三人分别是一个佝偻的老人和两个中年男人,三狗则分站在他们两边。

借着火光,佝偻的老人一眼就认出了骆爷。不等他们走近,就扬声喊道:“是马格吗?”

骆爷高声应道:“二爷好眼力,是我,我又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